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一言九鼎     
三地风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学兴     
六库全书     
七七鹊桥     
八方传媒     
九命怪猫     
十万货急     

 
中华评述:在洛杉矶以反共窜红的通天人物/海外民运六大秀逗高手点评...
发布时间: 10/19/2006 5:22:54 PM 被阅览数: 14705 次 来源: 邦泰
文字 〖 自动滚屏

中华评述:

 
在洛杉矶以反共窜红的中共国通天人物
                                                                 * 晓峰 *
 
  神秘通天人物现踪
 
  草庵居士, 自称真名梅思文, 是中共攫取政权後首任中联部长(共匪特务机关)的儿子
, 从小移居美国, 现在洛杉矶开设有Pan-America Investment Bank.
  2004年初, 金尧如先生去世前後, 突然在洛杉矶冒了出来. 最早,我得悉草庵其人, 
是从金尧如先生那里. 金先生是中共以新华社名义派驻香港的最高负责人, 六四期间,
他因反对中共开枪镇压, 愤然流亡美国洛杉矶. 在美国期间, 金先生经常发表揭露中共
邪恶的文章和讲话, 是同中共决裂最坚决的一个.03年底, 金老先生病重期间, 我去他
府上看望他, 他对我说: 「有人传曾庆红口讯, 要我回中国大陆治病」. 我问金老, 
自己的意见呢? 他说: 美国人给我准备了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 你看经过治疗, 
现在精神挺不错, 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了. 我问他: 共产党胆真大, 哪个人敢进入美国来
传曾匪头的口讯, 这明摆著是共产党企图谋取统战宣传上的好处, 劝他千万不要上当. 
这才向我透露了洛杉矶有一个自称草庵居士的神秘人物.
  很可惜, 好人不长寿.04年春天, 噩耗传来, 金老先生去世了. 我匆匆赶赴玫瑰岗参加
葬礼, 但由於道路不熟, 还是去晚了,葬礼已经开始. 但映入眼帘让我大吃一惊的却是, 
礼主持者竟然是那个自称草庵的人. 这个黑黑的中国人, 一边主持葬礼, 一边像个特务般
的跑到葬礼会场後边到处乱绕, 两只贼溜溜的眼睛不时满场搜索, 那架势就像共匪在北京
八宝山办丧事, 又想轰轰烈烈、又害怕反共民众捣乱一般.
 
  草庵窜红民运三部曲
 
  其後, 中文互联网上就频频出现了反共经济学家草庵居士的大作. 那一篇接著一篇的
「经济论文」, 诸如: 「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崩溃? 」、「政策救市背後的真相! 」、「中国
股票市场已经全面崩溃! 」、「是谁让中国股票市场崩溃」等, 全都是披露中共国经济泡
沫所掩盖的危机, 看不出其中有过多的替共产敲锣打鼓的成份.
  「九评共产党」问世之後, 草庵居士极地参与了洛杉矶的「九评研讨会」.开始, 
庵仍以经济议题为主, 但很快就同从「中国之春」内讧中因分赃不均孤立出来的伍凡结
成了搭档, 其谈论的话题也就顺势从经济转入了他从未涉足的反共议题: 「政治改革将
解决现在的社会问题(指中共国 --编者)」、「2008奥运会? 中国全面崩溃」, 「当仁不
让」地充当起了「海外改良民运」理论家.
  与草庵一拍即合的伍凡并非真名, 据说他同九十年代初期的中共国安局特务头子阮崇
武有亲戚关系. 该人善讲善变, 你需要反共, 他可以引经据典说出一百条的反共道理, 
比任何人都铁杆; 你需要打擦边球给共产党来个小骂大帮忙, 他可以同洛杉矶这里的亲
共学者季淳一唱一和, 绕著湾儿把共产党给说活了. 无可否认, 伍凡的脑袋绝对来得快
, 你需要什么他就可以喂你什么, 但伍凡对自己「曾经是中共某海军学校毕业」的历史
却说不清道不白. 有一次, 他主动要求参加海外军事院校同学会的活动, 填表时却说不
出自己当时那个海军学校的校长名字. 如此民运圈的善变人物, 同心怀鬼胎的草庵正好
臭味相投, 於是踩著法轮功的反共活动迅速成了海外民运在洛杉矶方面的新星.
  05, 新唐人电视台洛杉矶分台举办成立酒会, 人们并不惊奇地发现, 草庵居士和伍
凡竟然双双成了法轮功的大红人. 伍凡更在会上公开宣布, 他同草庵两人向法轮功捐献
1000美金. 不要忘了, 伍凡是吃提前退休金的, 美国人给的那点退休金, 要我掏200
我都不见得拿得出, 可伍凡却能「勒紧裤带」, 其对法轮功的那点「诚意」,实在是无人
能与之比美. 当然,对于如此诚恳的民运人物,法轮功岂能不视若至宝;洛杉矶方面新唐人
电视台负责人刘青高兴地在酒会上宣布, 草庵同伍凡正在给新唐人电视台主持一个「独
立评论」节目, 欢迎大家收看.
  有这么一个在中共国可以通天的反共精英人物, 纪晓峰当然愿意相交. 那天正好有几
个朋友在家相聚, 大家不约而同想起了这位神秘的草庵, 於是打电话请草庵开车过来聊
. 谁知, 草庵这位七岁起就在美国长大的「美国人」, 三十分钟的车程, 走的又是平
常并不堵车的91号公路, 却竟然开了两个多小时. 等候草庵驾临的朋友们一次又一次
接到电话, 但却都被告知走错了路, 找不到地方了. 等候之余, 众友人只好开玩笑说,
看来神秘的草庵同反共人物交往还得先绕道中共领事馆请示才行.
  好不容易终於等到了草庵先生, 大家听到的自我介绍如下: 其父姓梅, 是中共攫取政
权之初的中联部长, 因同中共理念不合, 出走美国;他中文之所以流利, 不像一般在美
国长大的孩子不能说、不能
曾替共匪头曾庆红传口信之事, 他先是一愣, 「你怎么知道? 然後话匣子就打开了: 
我经常回中国大陆, 认得不少中共高层人物;我还去党校和社研所, 同他们辩论中共关
心的问题, 我还去过某某学校, 发表演说. 
  我是有机会就要追到底的, 於是就追问道, 你既然认得中共高官, 又认为中共体制必
须改变, 那你就发挥影响策反两个怎么样. 草庵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手, 只好扭扭捏捏
地勉强答应了.此後, 只有一次, 大约是05年夏天,在中共领馆前示威时, 我问他: 草庵
, 策反之事如何了? 他赶紧说, 最近北京那边有人来, 我给你安排见面, 再以後就一倒无
风了.
  草庵确实不一般, 别看草庵在新唐人电视上频频亮相、修理共匪, 可他进入中共国却
仍然能走「绿色通道」.零五年三月,中共国两会期间, 草庵突然从洛杉矶消失了, 後来才
知道, 回中共国拜访高官去也. 零五年十一月, 按草庵自己在网上暴料, 他又去中共国参
加了一次中共中央党校的研讨会, 讲题是「中美问题和中国应对方法」.他在语带双关
的开场白中如是说: 「今天这次会议, 讲话的都是重要的国家领导人, 领导人都带三块表
, 我只戴一块表; 还好, 这里的朋友怕我寂寞, 帮我组织了这个内部会议, 说是也要帮我
戴三块表, 而且全部是美国造的表」.
  作为美国人,公开地给共匪的部长、将军出谋划策、教他们如何对付美国,草庵当然没有
那个胆量. 为了不让中央情报局揪住尾巴, 他谈话的内容当然是先胡吹海吹了一顿美国的
民主, 然後才回归主题: 「所以啊, 老美怕的就是中国的出其不意」, 「中美问题说解决
也容易, 中国的办法简单, 想办法学习北韩, 既然是地痞头, 也就得有点地痞样, 与时俱
, 千万别当了痞子还要充良民, 要是不会, 学习一下天津北京的地痞怎样占地盘就行了
. 
  其实,打从草庵在共匪那边可以通天被揭露後, 草庵干脆吹嘘起了自己同共匪高层的种
种密切关系, 然後再在他所接触的圈子内散布流言:「草庵是联邦调查局的人」、「草庵是
联邦调查局的经济犯罪专家」, 指望以此来替自己脱困.我本人就曾亲耳听到过一次,那是
在洛杉矶侨二中心的一次研讨会上, 因我公开揭露草庵的共匪背景, 当时策划会议的新
唐人电视台负责人刘青跟我翻了脸, 反问我: 「还有人说他是联邦调查局的呢? 」我这才
终於明白了, 草庵这套卖弄神通的表演手法.
  在海外,是什么人会对草庵这种伪装「双面谍」面孔感兴趣呢? 是什么人会被草庵钓鱼
?自然是口头反共、内心仍对共匪心存幻想的民运改良派和招安派. 他们,最希望有机会
能同共匪沟通, 但又希望自己能从西方民主世界得到强有力的支持, 草庵放出的诱饵, 
摆著是要这帮家伙自己找上门来咬勾, 以便顺理成章地在民运团结的幌子下替中共组建
第九个、身在海外的、花瓶(民运).
  人们也许会问, 草庵在法轮功中使劲, 为什么其目标却是改良民运呢? 这道理很简单, 
法轮功作为一个以信仰虔诚度为检验标准的宗教团体, 草庵想打入其领导层并非易事, 
其活动最多只不过令法轮功中对中共仍抱幻想的信徒产生思想混乱而已. 而改良民运那
,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他们整天盼著平反招安, 整天高喊著同共产党对话, 甚至到中共
领馆示威还大谈「胡锦涛放下屠刀, 让他来当我们社会民主党的主席」(草庵在洛杉矶
的搭档刘因全语).
 
  狐狸尾巴终於显露
 
  其後, 草庵终於道出了他的真正目的. 他最近在网络论坛上以「草庵居士 我还得说一
下」写道:
 
  以前,民运混乱,内部情况,我一无所知,了解的只是报纸新闻报道.LA状况其实大家都知
,至少有些人从不见面的.一个活动,他去我不去.王不见王,并非一两个人. 
  近几年,本人及众多人士尽力调和,各位先生也是心胸开阔,结果是,目前的LA一片团结
景象.各个团体活动几乎是满员参加,相互支持,原来不见面的人不仅能在一个活动中同时
出现发言,共同支持,而且能够相互交谈,甚至是同桌吃饭交换意见.
  正是因为如此,我与刘因全先生才有心开展"民运联合"之想法,为这个问题,刘因全特意写
了一文<论联合>.此文在LA一次公开的会议中发表,当时LA的各界团体代表均有到场发
. 
  因为有了LA的经验和基础,才有暗中串联的想法.只是本人不懂民运其中内幕,尽管被人
嘲笑愚蠢,仍是一意孤行.四处游说和推销本人的想法. 
 
  与此同时, 草案更利用营救颜钧案隔著太平洋大作文章, 目的无非是要树立其神通广
大的民运新老大的形像:
 
  零六年元旦,颜钧跳海赴台, 草庵即声称:他第二天18:45 与台湾朋友联系、寻求了解真
,19:15 与王丹,刘因全,伍凡等人联系,寻求解决问题方法, 19:50 与台湾金门海巡队通话
十余次,找到颜钧及监护他的两位警官,21:15 与台湾,美国数家电视台及报纸等媒体通报
情况.寻求帮助,23:00 安排居住在台湾金门的友人看望颜钧先生,.130:20再次与颜
钧先生通话,告知在台湾可以帮助的人名单与电话,1:30 与台湾陆委会,国安会及数位立委
通话,寻求帮助,2:55 与台湾总统府电话联系,请求帮助,5:25 与台湾海巡署署长许惠佑先
生通话,互留直通电话,建立情况通报机制,6:10 
钧先生到美国政治避难,18:45 与各位海外民运人士通话、通报情况,23:10 与台湾国府有
关部门部门通报情况. 
 
  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 草庵又以「草庵居士 也闲聊几句」写道:
 
  我现在已经组织了一个华人基金联盟,效果不错.
  很多民运人士缺乏对民主的真正认识,也缺乏行动力,这是几年来民运走下坡的原因之
. 
  我原来希望他们能整合,我组织商人建立基金支持.但目前看,商人基金会很好组织.已经
建立十九个了.连南美小国都有朋友建立了一个基金会同时也加入了进来.钱也募集的不
.前些天在LA开了首次年会,男女老少来了二百多人,令我大吃一惊.可见支持民主的人
和愿意掏钱(就怕真正掏钱的是共匪 -- 编者)支持民主的人并不少. 
 
  不过, 改良民运想得到草庵的钱并不容易, 那是有条件的.请看,草庵同改良民运签订(
)协议搁浅後的自白: 
 
  我们的立场。我们的任何合作和资助必须要符合我们的利益(共匪的利益吧! 人们当不
会忘记, 中共国统战和尚的赵扑初, 统战八个花瓶民主党的主席, 全都是都是共产党员
-- 编者),我们必须要共同地发出一个声音。否则,商人们的努力就是白费,我们需要
政治代言人,但我们不会无原则的资助,我们不是民运组织和海外流亡政党的钱包,我
们宁可接受司法上的惩罚赔偿,也不会接受任何不符合我们要求及利益的行为,更何况
是对我们全体成员的无端侮辱和怀疑指责。 
  基金联盟成员一致表示,我们就是一个封闭的团体,我们愿意支持谁,资助谁,是我
们的权利,任何人和党派都无权指责并过问。不管其他政党和民运组织愿意与否,只要
接受我们(共匪)的资助,就要体现我们(共匪)的利益,接受我们(共匪)的项目监督.
 
  草庵无疑是奉共匪之令太过於心急求成了, 连「久经沙场」的改良民运们也不愿意乖
乖就范. 首先,草庵的一系列营救颜钧的「大动作」马上碰了钉子, 民运们称: 无法验证
草庵向台美高层拨打电话的真伪, 老招安徐文立则蹦出来揭发草庵: 「颜钧不是民主党
员,草庵胡来,还硬要我作证」.
  零六年三月一日,徐水良更在网络论坛上写道: 没有必要再揭露批判草庵了,把有关材料
送到FBI去。徐建议起草的举报书,大致内容如下:
 
FBI:
 
  近几年,有加州梅思文,又名草庵居士。自称泛美银行副董事长,自称与中国大陆有关
领导人,军队,情报机构关系密切,曾经在中共中央党校作长篇演讲(该网文得到其本
人肯定)。又据网路文章,草庵系FBI探员身份,近年为法轮功募捐近亿美元,一千多万
元的大楼一栋(法轮功朋友已经表示:没有此事)。目前, 草庵在民运和法轮功中大肆活
动,有人揭发其言辞夸大,纯为诈骗。现特将有关材料附上,希望你们: 
1、核实是不是FBI探员; 
2、如果是探员,是否涉及不法行为; 
3、如果不是FBI探员,希望你们立案调查其企图冒用或者故意误导他人认其为FBI探员
的诈骗活动;
4、调查其企图利用此身份及民运法轮功名义,建立基金会进行诈骗募捐等行为; 
5、如果不是FBI探员,清调查其与中国大陆关系,并考虑将此举报或由你们经过删节的
举报,转送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便调查其在这些地方可能的非法行为。
 
  草庵显然已经明白他将被彻底揭露, 於是他不得不在网络上无奈地写道:
 
  直到最近,才真正认清形势,本人不过一介无名商人,政治常识无知浅薄,才惹天下众人耻
.悔之莫极.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本人已经正式发表声明, 不再参与民运任何事情,更不会推动整合
.中国民运愿意如何发展,与本美国公民无关.
 
  中国的抗共民主运动当然同所谓的「美国公民」草庵无关, 但他作为中共匪特渗透美
国、打著「反共」反「反共」的阴谋活动必须彻底揭露. 草庵还会有什么表演, 其结局又
是如何,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三月十五日稿
   
                  致新唐人电视台总裁及对草庵背景感兴趣的朋友
                                                                   * 晓峰 *
 
  七月十六日,洛杉矶『全侨联』借侨二中心举办中共国经济问题研讨会,由张清溪教
授和草庵居士主讲。本人于会议开始前,向与会者散发了质疑草庵背景的如下说贴,『
新唐人』电视台洛杉矶负责人刘青小姐对此极为不满。在会场外,她同我有一段很奇特
的对话,本人不知道刘青小姐的言论是否代表『新唐人』电视台的立场,特此致函告知
 
一、说贴原稿
 
           质疑草庵居士的中共背景、草庵正在渗透抑或统战非共社团?
 
  八九年六四期间,前中共驻香港负责人金尧如先生对中共武装镇压北京学生表示抗
议之後流亡美国洛杉矶,零三年不幸患癌症去世。金先生病重期间,化名草庵居士的
这位先生向金传达中共大头目曾庆红口信,要求金返回中共国,遭到金断然拒绝。
然而,这位能够在中共国通天的人物竟突然从那个时候起,频频在反共的民运圈和
法轮功的批共活动中亮相,并严然成了中共经济问题专家。值此澳洲中共使馆一秘
陈用林叛逃大揭共党遍布海外特务网之际,这个不愿公开真名真姓和真实身份的草
庵,究竟想干什么,渗透海外非共社团?抑或统战非共人物?实值得推敲、质疑。
  更不可思议的是:海外被中共渗透的华文媒体,可能是出於经济利益的考量,也可
能是出於某种政治上的偏见,通常即使给钱也都会拒绝刊登民运社团、法轮功组织和
所有反共人物广告的,但今天在侨二中心举办的这场中共国经济问题研讨会,洛杉矶
亲共的一三零零电台却一反常态,反复地替草庵大作广告。在此,人们也许会感觉到
中共要草庵亮相反共舆论圈的急迫心情。
  事实上,网路上对草庵红色背景的质疑由来已久。诸如:草庵为什么始终回避使用真
名?草庵自称八岁来美、在美国受教育,其中文的语言能力和文字能力为什么竟然不
弱于来自大陆中共国的成年人?草庵自誉为博士,为什么相关的美国学校却否认他的学
历?草庵最近频频参与各种反共活动,其照片也反复出现在反共网站,尤其最近更出
现在反共的新唐人电视台上,可为什么他回中共国中共却偏偏不抓他?按草庵自己的话
说,他不但能回中共国,而且他还能同中共高官和学术机构讨论『改革』问题,那草
庵在中共那边又是什么角色?全都是网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题。草庵如果真想让他的
批共、反共言行得到公众的认同,实有必要向舆论交代清楚自己的真实背景。
 
                                            上述文字由纪晓峰承担责任
                                                此件传送联邦调查局(FBI)
 
                                                                07/15/ 05
 
  二、同刘青小姐对话摘录
 
刘青:这是我们举办的研讨会,你不应该散发这种东西。
纪晓峰:上次在六四研讨会上,我不指名地揭露草庵背景,竟然奇怪地被你们法轮功媒
体消音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向公众披露草庵的真实身份。
刘青:草庵是我们的工作人员,我们当然不报导。而且,你说的这些事。我们早就知道
,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
纪晓峰:你早就知道,不等於公众都知道,更不等於你可以对草庵可疑的中共背景打保
票。
刘青:你有什么根据说草庵是特务,你说的这些事有什么证据。
纪晓峰:我讲的事情是金尧如先生亲口告诉我的,草庵也并不否认,甚至已经在小圈
子内公开承认。而且,我并没有说草庵是特务,我只是要求草庵在他表演反共时,向
公众说清楚他那些无法解释的背景。
刘青:别人说你是特务,你也解释。
纪晓峰:我不但会解释清楚,而且会用我的行动说明我同中共土匪势不两立,有关草庵
的这份说贴也会传送给联邦调查局。
刘青:你知不知道草庵是联邦调查局的?
纪晓峰:联邦调查局的又怎样,陈文英不照样是中共特务,在美西你所知道的公开的双
面谍也不是陈文英一人。
刘青:你以後还要不要同新唐人合作?
纪晓峰:如果这样,我可以不同新唐人合作。不过,我实在搞不懂,就在你们大肆报
导澳洲中共使馆叛逃一秘陈用林揭露中共特务大量渗透西方国家、渗透法论功之际,
你刘青却要用『我们自己人』来保护一个明显的共特嫌疑。按你的这种逻辑,不知道
你们会如何对待陈用林揭发出来的卧底特务?
刘青:我们法轮功会把特务溶解掉。
纪晓峰:你最好还是去了解一下,最早组织『民联』的王丙章是如何被中共渗透搞垮、
并最後被诱捕的,前车之鉴,值得警惕!你这个小姑娘,对中共实在没有认识,或者
乾脆说你脑袋有问题,我怀疑你经手的电视台节目有能力领导一场打击中共邪恶的宣传
战;而且,『新唐人』决不可能成为中共渗透人员遮阴的大树,是不是中共特务也不是
你刘青可以代表『新唐人』定义的,我不想再同你谈了。
 
  三、说贴发出的前前後後
 
  其实,就如何揭露中共邪恶,我同刘青早有争执。大约半年前,在洛杉矶中领馆门前
的示威中,我曾提到现在主张『真、善、忍』的法轮功也表示『忍无可忍』了,刘
青当即指责我曲解李洪志先生的谈话,说法轮功成员不搞政治,只关心中国大陆的民主
、人权。我告诉她,法轮功是不搞政治,但不要忘了你们新唐人、大纪元的每一篇报
导、每一次活动都在搞政治,不要忘了共产党在强迫你搞政治。对於刘青的这种不切实
际说法,我曾向大纪元的记者朋友提起过,我觉得刘青怪怪的,事後刘青也曾为此向我
道过歉。
  七月十六日,关於质疑草庵背景的说贴发出後,我这里接到多起电话,打电话者显然
都是『大纪元』和『新唐人』的朋友,他们建议我将此事通报『新唐人』总裁;并且
异口同声地指出:法轮功正在被中共渗透无可置疑,问题是要学会如何反制中共渗透,
尤其是像草庵这样公开反共、进出中共国却奇怪地来去自如、并公开声称同中共高层频
繁接触的人物,要求他说明身份背景,非常必要。
 
                                              纪晓峰
                                                  七月十九日于洛杉矶

中华评述零六年

 

九评作者解密、吁全球营救郑贻春
                                                                * 晓峰 *
 
  「九评」广为传播、作者为何被隐藏
 
  由大纪元、法轮功领头, 强力宣传了一年多的「九评共产党」, 既是揭露共匪本性深
入骨髓的一本划时代巨著, 又是一份声讨共产血腥、呼喊推翻共产邪恶的战斗檄文. 
,「九评共产党」在大陆中共国已经是家喻户晓, 尤其是「九评」之说原是中共党匪
用来同其干爹苏俄邪灵争夺霸主地位的理论根据, 这就更使得许多原本迷信共匪的愚
民也非要争著一睹新「九评」. 如今, 在大陆中共国, 人们纷纷逆红色恐怖而上, 
方设法要弄到一张黑市价在几十元到一百元的「九评共产党」光碟. 如此猎奇心态
, 就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共十年恶斗期间共产国人争相收听「解放军之声」地下电
台一般, 共匪越是禁止, 要看、要听的人也就越多.
  然而, 人们不能理解的是, 大纪元和法轮功究竟为什么要刻意隐藏「九评共产党」的
真正作者.他们是为了某种策略的考虑? 他们是害怕公布一个并不信仰法轮功的人是「
九评共产党」的作者,会让法轮功黯然失色? 或者, 乾脆从一开始,大纪元和法轮功就想
贪天之功为己功? 於是,他们才在「九评共产党」的原作中加入了一些法轮功的教义, 
望以此迷惑法轮功的天真信众, 彰显法轮大法的伟大.
  人们更不能接受的是, 中共党匪以书写「九评共产党」罪名判处郑贻春先生七年徒刑
之後, 大纪元和法轮功的领导人对郑先生这样一位划时代的英雄不但拒绝营救, 甚至连
郑贻春三字也迅速从大纪元和法轮功的报导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倒退一步讲, 从零三年到零四年期间, 大纪元报发表的郑贻春先生揭批共产邪
恶的文章连篇累牍, 就凭这一点, 郑先生如今被共产匪指控「书写反动文章」、「颠覆」
共产国家, 大纪元和法轮功也有义务站出来大声呼救, 也有义务发挥他们的既有影响
,呼吁民主世界各国领袖展开全球性的营救. 可令人痛心的是, ,纪晓峰作为郑贻春
的好朋友和知情者,通过多种渠道向大纪元高层提出营救建议, 却从来没有得到任何
善意的回应. 唯一有的,也只是我所认识的大纪元记者,转弯抹角地否认郑贻春是「九
评共产党」的作者.
 
  郑贻春乃「九评」英雄、呼吁全球营救
 
  大纪元、法轮功领导哪里料到, 郑贻春的辩护律师高智晟在电话中向我漏了底. 他说
:共匪营口法院, 最初审理郑贻春案时, 狗法官就公开声称「一评一年, 判你九年」. 
其後,共匪高层担心如此一判就等於向中共国人公开承认了确有「九评共产党」一书, 
这才紧急责令愚蠢的营口狗官赶快改变说词, 在判决中隐去了「九评」罪名,刑期也从
九年变成了七年.
  除此, 高智晟律师也转告了郑贻春先生目前的状况, 通知说: 在中共监狱的残酷摧残
,郑贻春先生身心严重受损, 病魔缠身,急需保外就医. 而对此, 大纪元方面得悉後,
仍然不闻不问. 无奈之下,本人,纪晓峰, 为营救郑贻春,不得不遵从郑贻春先生的委托
,不得不在真假抗共战友之间作出选择,郑重宣布:「九评共产党」的作者兼执笔人, 
是郑贻春先生.
  事实上, 早在二零零二年末到二零零三年初, 按照郑贻春先生自己的建议, 他同大纪
元方面就在酝酿写作「九评共产党」一事. 当时代表大纪元、法轮功同郑贻春联系的有
黄万青(不知是否真名) , 他曾经使用过的电话号码为:662-959-0034, 678-517-8897,
678-417-5211. 遗憾的是,现在这几个号码都已经不能接通了. 
?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中共党匪辽宁省最高法院就郑贻春案第二次开庭, 终审判决
郑贻春有期徒刑七年, 公开的理由是「书写反动文章」、「煽动颠覆」中共土匪政权. 
此种稀里糊涂的判决, 郑贻春于心不干, 他坚持做一个响当当的埋葬共产暴政的英雄好
, 大声地对坐在旁听席上的亲友喊道: 「我就是
  我和郑贻春, 早在一九九九年就成了好朋友.其后, 他在中华评述上用真名连续发表
多篇以推翻中共暴政为基点的长篇巨著, 呼吁推翻共产王朝, 呼吁彻底清算共产极权(
可上网查阅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零年的中华评述WWW.CHINACOMMENTS.ORG文章). 而且
, 就在他执笔书写九评期间, 郑先生又给我寄来了他在中共国出版的批共巨著:「洗脑
时代」. 
  郑贻春不愧为一位划时代的抗共英雄, 他批判共匪文笔之锋利入骨, 他敢於挑战极权
胆量之无所畏惧, 他开创革命先河义无反顾之置生死于度外, 他营救抗共志士见义勇为
之无所顾忌(中发联的彭明, 被共匪通辑期间, 曾在郑贻春处躲藏 ),今日海内外华人圈无
人能与之比翼. 尤其是他写的文章, 用词遣句, 始终如一, 这就使得无论使用任何瞒天
过海的伎俩,都无法将「九评」同他愤笔疾书的其它讨共檄文分割开来. 如有人不信, 
不妨找来比较之.
  九评并非出自大纪元和法轮功,新唐人电视台亦可作为旁证.感兴趣者不妨查阅新唐人
电视台最初播放的九评节目: 从节目中,观众可以明显地感觉到, 节目主持人与被邀请
的贵宾之间,有如外星人同地球人在谈话, 贵宾同主持者就共产血腥史所作的一问一答
, 简直有如鸡同鸭讲;这无异是告诉听众, 法轮功中人对「九评」的深奥哲理最初是不
理解的, 当然他们也就写不出「九评」这样划时代的巨著了.
 
 营救郑贻春与否、是法轮功反共产邪灵的试金石
 
  本人在此无意攻击大纪元和新唐人, 当然更不想同法轮功搞什么亲痛仇快的对抗. 
前的当务之急乃是营救郑贻春.营不营救郑贻春, 对大纪元、法轮功宣示的反共产邪恶
而言, 确实是一块最好、最准确的试金石.本人诚恳地希望, 就全球营救郑贻春一事, 
尽快地发挥法轮功的全球影响力. 至於大纪元、法轮功愿不愿意承认郑贻春是「九评」
作者, 郑先生出狱之时真相就会大白. 只不过本人不希望到了那时,法轮功会因此背上
无情无义的罪名. 
  此外,鉴于法轮功队伍最近空前膨胀, 不少中共特务乘机混迹其中, 故有些话还得先说
在前面. 大纪元最近炒得火热的超八百万退党, 实有效法共匪故弄玄虚之嫌. 任何人,
只要稍有数学头脑, 简单地作一个逻辑估算, 就会发现其中定有邪恶之人刻意炒作, 
的无非是让法轮功的「真善忍」在自我膨胀中失信于天下. 试想, 以全球两亿华人上网
计算, 其中能够冲破中共封锁的不会超过十分之一, 也就是两千万;而共产匪党成员是十
三亿分之七千万(即使七千万匪党成员全在两亿上网成员之中), 这冲破封锁的两千万中
也不会有一千万的党员, 而一千万党员中更不可能有百分之八十退党; 至於那些斗胆敢
於退党的, 也不可能全数登录退党网站. 由此看来, 这超过八百万并在继续迅速攀升的
退党数字, 最多不过是该网站的点击率. 然而,大纪元和法轮功的领导们, 竟沉醉于这
些虚幻的数字之中, 如此「大跃进」的恶果, 结局已经是可想而知了.
  另外, 在洛杉矶方面, 自流亡美国的前中共香港主要负责人金尧如死後暴光的党匪通
天人物草庵居士(梅思文), 得以在两年之内借法轮功迅速窜红, 一举成为往来于中共国
、法轮功、民运之间三方通吃的风云人物, 也是六四以後近二十年少有的怪现象, 个中
奥妙虽然并不清楚, 但共匪在法轮功中使劲已经是明白无误了.
  由此看来,本人在此必须先打一个预防针.在当前郑贻春已经没有自主能力的情况下, 
大纪元和法轮功有可能出於某种策略考虑,或某种背景因素的介入,乾脆动员其控制的媒
体捏造假证据, 甚至更可能假借郑贻春之口, 捏造出郑不是「九评作者」的荒诞故事. 
如此, 大纪元和法轮功终有一天会在世人面前彻底暴露其虚伪性和市侩嘴脸, 被「真善
忍」伪装愚弄的法轮功信徒也将因郑贻春先生被无情抛弃而大量流失.
 
                                                             三月九日稿
           
 
   洗钱民运一出手十万英镑、诱捕义士研讨会开个没完
                                                                * 晓峰 *
 
  大约在九八年前后,丹麦出现了一个自称兰炜、来自柬埔寨的偷渡客,不过就凭他
那一口福建普通话、又总是在中共国难民圈里打转转,相信谁也不会反对他实际上是
来自福建的国际盲流。按照现居英国伦敦一直打着海外民运旗号上窜下跳的高沛其的
说法,这个人除了性别是真的以外,从姓名、出身、经历到避难故事,根本没有一样
是可以相信的。然而,就这么一个百分之百的中共国假货,却居然能神通广大地拿着
高沛其出具的民运人士证明取得了在丹麦的永久居留权。
  几年之后的二○○四年九月,这个已经跃身成为丹麦国公民的兰炜突然透过丹麦的
朋友找我,说他持有高沛其串通中共在海外进行秘密活动的证据,需要我帮他解决问
题。我对于兰炜这种骗子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但一听说有确凿证据抓共匪特务,还
是立即赶赴了哥本哈根。
  在哥本哈根车站,我的朋友陪同兰炜开车来接我。那是一台日本进口的丰田工具车
,看样子兰炜如今气派了,已经不是昔日连饭都混不上吃的福建烂尾了。他在车上告
诉我;高沛其出五万英镑买了一个中餐馆让他经营,还给了他一万英镑的周转金,就
是现在开的这辆崭新的日本车,也是高沛其花钱买来的;除此,高沛其还在哥本哈根
买下了房子,专门供一名中国大陆来的女子居住,高来丹麦也住在那里,至于两人是
否结婚、房子究竟在何处,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有事只能打电话联系。
  关于高沛其无法在英国结婚、跑到丹麦、德国买房子结婚的事,在丹麦民运圈有很
多流言,不过我以为那是高个人的私生活,当花边新闻听听也就罢了,无需过多地打
探。不过,这一传说似乎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高沛其这个在伦敦每周都要向英国
人领社会补贴的中共国民运人物,不但不缺钱花,而且还是大款级的华裔富哥。
  就在我对高沛其暴富半信半疑之际,汽车突然停在了哥本哈根城区边缘的一家名叫
麒麟(QI LIN) 的饭店门口,门牌和餐馆收款单显示的地址是TRIPPENDALSVEJ 7 
2600 GLOSTRUP 。兰炜领我走进了这间大约有十几张餐桌、五十多个座位的自助餐厅
,并且向我展示了:署名兰炜的餐馆营业执照(○三年四月十四日发,第24/03)
三年十月四日高、兰两人共同签署的由高借给兰五万英镑的中文、丹麦文借款单据
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七月二十七日、十二月二十三日高沛其授意兰炜经营餐馆的
亲笔签名信,英国银行 BARCLAYS(地址:FLOOR 3B , BARCLAYS HOUSE, 
1 WIMBORNE ROAD, POOLE DORSET BH15 2BB) 出具的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三年四
月七日两笔五万英镑汇款单据、通知信,以及高沛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该行账号
90868302上的两笔五万英镑来源与进出记录。
  高沛其在给兰炜的几封信中写道:日前我又犯病了,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担子和责任
更重了....合作的规章制度越具体越好,以便保障我们双方的利益,以便今后能长期
愉快地合作下去.... 这次投资总共带去英镑六万整.... 当初由于时间紧迫我没有开
户,只好先存在你处请你保管好....临近圣诞想必很忙,你辛苦了,我今天一早去泰
国,下月六日返回,这次去的主要目的是和朋友究竟(原文错字?)投资办实业的事情
,从泰国回来后很快就来丹麦看你.... 关于生意的事.... 这完全靠你的智慧和努力
....。从上述信件的字里行间,任何人都不会否认,高沛其同他所谓的除了性别
以外没一样是真的兰炜岂止是合作愉快,而且是百分之百地信任;他甚至还准备邀
请烂炜到泰国去替他经管一家公司,专门负责他同XX省中共贪官之间的黑钱漂白业
(兰炜语)
  那么,如此狼狈为奸的两个铁哥们之一怎么会突然找上了我这么个专门揭露民运圈
黑幕的网络杂志编辑呢?原来,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从一开始就只是互相利用的:高
需要利用兰洗钱,于是就饥不择食(也可能是臭味相投)地选中了这个除了小鸡鸡不敢
撒谎以外什么都敢骗的福建骗子,而兰则是送上门来的钱不拿白不拿,更何况他从一
开始就吃定了高的钱来路不正,不怕他钱被坑掉以后会去告状。
  高、兰从合作到翻脸的发展,显然验证了这一骗对骗的黑吃黑逻辑。事实上,早在
四年初,高沛其同兰炜的利益之争就已经在哥本哈根民运圈公开化了。被高称为
XX兄的朋友说,高曾以合伙做生意为名,要他去接收兰炜的餐馆。这位朋友提供了
一封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以张琪(此张琪不能确定是否就是诱捕王柄章的那个张琪,
若调查结果果真发现是同一个女人,那中共在海外的间谍网就快被揪住尾巴了)名义
发出的电子邮件(lonfoncity@hotmail.com),信件写道:XX兄,近来为我餐馆事劳
您费神,深感过意不去.... 如有机会,请您向兰炜转达我的意思.... 事到如今不能
找任何借口....一定要找可靠的人来帮我....。高沛其准备同兰炜摊牌,信里的文字
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兰炜当然不是善碴子,他早就下决心要吞掉高沛其这笔黑钱了。按照兰炜的说法:
餐馆已经做赔了,外面还欠了债,就是把餐馆卖了也不够还账,而且高沛奇还欠了他
一年的工资,他不能白干、不能没有生活费。随后,兰炜出示了一封四年八月三十
日由KORPELA-ANDERSEN写的律师信说:现在高沛其已经去法院告我,这件事连丹麦
社会局也知道了,我不怕同高沛其打官司,律师信已经写明了我同高的那五十七万零
九百三十六元丹麦克郎债务还不出的原因。
  高沛其同兰炜的官司显然是打不下去了,他突然从丹麦消失了,据说是去了泰国。
其后,从丹麦传来的消息说,高沛其已经电话通知兰炜,那笔钱他不要了,只是要求
兰炜不要把事情向外扩散,尤其是不能让纪晓峰知道得太多了。对此,任何人都会觉
得怪怪的,十万英镑的巨款呀,说不要就不要了,高沛其这个吃英国社会救济的民运
人物的钱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了?或者,是不是他还有更见不得人的勾当,害怕由此拔
出萝卜带出泥,导致他长期以来隐瞒的真实身份被彻底暴光呢?
  老天绝对是喜欢作弄神秘人物的,就在高沛其财源扑朔迷离之际,四年十月一日
,网上突然出现了一则消息:
  中国向何处去国际研讨会筹备委员会通告:由中国民主运动在海外历史最悠久
的四个组织(民联、民阵、民联阵、自民党)联合举办的中国向何处去国际研讨会筹
备委员会于九月十七日在泰国曼谷召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会议由筹委会主任、民联
阵主席、中国之春杂志社社长汪岷主持,出席者包括各个民运团体代表:高沛其(民
联阵)、林大军(中国之春杂志)、周丹(民联)、程纬民(黄花岗杂志泰国代理 
....等二十多人。会议一致通过成立研讨会筹备委员会,并对大会....作出了安排
....时间:四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二日,地点:曼谷,会议名称:中国往何处去
国际研讨会....筹委会联络和询问处电话:美国 001-510-6559708
001-510-4282595、英国 0044-2086844398、泰国 0066-70431861....
  其后,十月三十日,网上又出现了就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答多方志友问,其中
写道:有消息说中共已着手破坏这次会议,你们怎么办?答:二十多年来,这方面的
经验教训够多了,中共要破坏,正说明这个会开得对....首先不能怕它,其次应知难
而进....我们有信心取得会议成功;参加会议是否要办什么手续?有什么补助?答:
因经费来自于民间人士的捐助....除了供应简单的会议餐和安排简易住宿之外....
会者应提前与会务组联系....事先未联系者有可能因会场容纳不下而被谢绝入场。
  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筹备会的两个通告可以引出诸多联想:首先,它证实了高
沛其在泰国;其次,这个会议是有经费的,民间人士之说令人瑕想;第三,高沛其名
列筹备会前茅且留下联络电话,显示他是幕后关键性人物;第四,人尽皆知向中共出
卖过法轮功名单的汪岷排名第一,更突显了这次会议的中共背景。为了证实这一点,
我按照筹备委员会给出的号码拨通了泰国的电话,并要求同高沛其直接讲话。接电话
的一位讲广东普通话的先生说高沛其住在宾馆,但拒绝告知电话号码。在没有办法同
高联络的情况下,我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并要求他转告高我,说得到信息,曼谷会议
可能替某些人从中国大陆洗黑钱作掩护,中共特务可能去会场抓人,会议组织者无法
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要高沛其尽快回话。
  显然是作贼心虚,两天后高沛其的电话打过来了。他首先问我是谁,当我告诉他我
是谁、要了解洗黑钱情况时,他头一个反应就是:兰炜不可信,他除了性别是真的
以外,没有一样是真的,并且解释说:他投资兰炜是为了帮助XX先生结婚,而且那
两个五万英镑有一个是银行搞错了,另一个是他的什么亲戚借给他的,他自己并没钱
,不信可以到英国去查。当我问到他偷渡客花五十美金可以向他买一个民运党证时,
他竟然理直气壮地说,五十块你还说少了,哪个党不收党费,至少得交一百。谈到中
共特务在泰国活动猖狂,民运在曼谷开会等于告诉中共去抓人,他否认有这种可能,
说他那些民运在泰国很安全(以上谈话有录音为证)
  这个电话之后,我先后得到了三个可以印证我大胆假设的消息:丹麦那边来电话说
,高沛其已经电话通知兰炜,开饭馆的那笔钱他不要了;中国向何处去国际研讨
会筹备委员会宣布,曼谷的会议取消了,改到三月在澳大利亚召开;曼谷方面似乎还
是开了个小型会议,理由是请一些民运人士去吃饭,可天安门义士鲁得成(六四向毛
像扔墨水瓶被判无期徒刑者,他刚刚逃到泰国,并已得到了联合国难民署的庇护) 
走进门,会场就被泰国警方和中共便衣特务包围了,而且使用假身份证的会议召集人
和参与者很快都被释放了,唯独持联合国难民证的鲁得成成了等待遣返中共国的阶下
囚。
  目前,海外活跃的民运圈就有这么可怕,那些背景可疑的高沛其、汪岷之流,有的
还吃着难民补贴,可就是有本事欧、亚、美、澳满地球乱窜,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在
干什么,哪来的花不完的钱,难道不值得人们多问几个为什么吗?尤其是今天,三月
的澳洲民运会又要召开了,领头的又是那个汪岷,准备去参加大会的人是不是也应该
想一想,你会不会成为第二、第三个鲁得成,成为中共特务阴谋下的牺牲品。
 
                                五年二月根据传送英国情报机构资料整理

 

是民运还是另有它图、海外民运六大秀逗高手点评
                                                               * 安魂曲 *
 
  * 编者按
 
  本文或许会招来诸多非议,其点评的作秀高手之外也可能更有高手。不过,多年来
改良民运圈中确实鱼龙混杂,其中更渗透有不少中共特务;尤其是,近年来还有要当
共产国师的跳大神者灵机一动想当救世主,即有六四民运下跪人物化名周咏君在美西
上窜下跳,为之肉麻吹捧。究其原因,乃凡自称民运者,不需要做任何推翻中共极权
的实际行动,只需自报家门、自吹英雄业绩,就可以名利双收、自以为伟大无比了。
而且,这种民运诈骗文化相对于主流社会已经愈行愈远,被骗怕了的海内外华人舆论
对这些没有真名实姓、背景可疑的自秀民运,已经厌恶到了极点。因此,本文写作的
准确度虽然值得探讨、商榷,但其点出之秀逗现象造成的隐患及危害,却值得关心中
国民主运动发展的朋友深思。
 
   ---------------------------------------------------------------------
 
  前言
 
  我之所以要写这么一篇多少有些搞笑的东西,根本原因还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对民运
中某些人物为争夺资源、抬高自己所拙劣策划的个人作秀闹剧极端厌恶;尤其是,最
近民运圈中又不断出现作秀功夫远远超越前人的新人,这就更让我觉得有公开揭
露丑化一下的必要了。大家只要仔细研究研究这些人就会发现: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
:既想充当民运人物却又不想真正反共,既想跻身民运实力派行列却又拿不出实力派
的表现,作秀表演、抬高身价、抢夺资源是他们的首选,有的甚至公然撒谎撂屁,以
伪造学历经历、以标榜其同共产党的良好关系,来抬高自己。
  为了充分尊重中共国内民运整体及某些志士曲线抗共的需要,这里没有点到任何身
在大陆的民运作秀高手,因为毕竟人家作秀也是要承担个人和家庭风险的。另外
一词在台语中其实并无作秀的意思,实乃白痴之意,我这里故意错用来
形容作秀,是因为作秀本身就属于一种特的白痴行为。
 
  海外民运秀逗高手第六位:茉莉 
 
  凡在论坛和茉莉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此女作秀本事非同一般:故作姿态搔首弄姿
,虚张声势惠而不费,几乎已成其习惯性的生存本能;典型的代表作有:请中()
国政府不仅邀请我茉莉,也邀请全体民运人士回国。不过,最近一年茉莉同高寒相
比,作秀好像相对较少,这对她、对民运应该都是件好事。 
 
  海外民运秀逗高手第五位:徐文立 
 
  这位徐老,作为中国民主党的元老,出国一年多,却对海外山头林立的民主
不管不问,相反却经常在传媒以罗德岛大学尊贵客人的姿态大作优哉游哉的
个人秀,甚至有时还不忘向邪恶的共产党频频释放善意。待到一年多以后,大概罗德
岛大学不给资助了,他这才想起回过头来找王希哲重拾中国民主党这块招牌,铁
了心要用民主党来为其个人摆谱作秀。
  本来,徐老的作秀在民运中并不算很高调,但鉴于其个人的独特设计,特将他
入围选秀、排名第五。 
 
  海外民运秀逗高手第四位:高寒 
 
  最近两年来,凡网络媒体上出现什么义工字样的签名活动,不用说,就是这位
高寒先生个人拙劣的政治秀了。此人属民运圈中最没人尊重、最缺少资源、但却最急
着吼吼叫、并想以此成为实力派的那一类可怜虫,因此他作起秀来特别积极,贴起重
量级改良人物来也特别黏呼。尤其是,高寒本人仅具小学文化水平,而其作秀质量又
往往特别低劣,甚至连签名公开信拿出来也是文字错漏百出,更不要说他设计的签名
网页就像一堆扯着嗓子干嚎的惊叹号了。
  在高寒身上,民运个人作秀的动机被折射得特别清晰,因为他连虚伪的文人功夫都
没学会。如果你还不知道这位作秀者的真面目,那就请注意这位高先生的日常表演好
了。 
 
  海外民运秀逗高手第三位:袁红兵 
 
  如果想知道什么叫牛皮吹上天,看看袁红兵怎么吹自己就一清二楚了:不仅他
的书中共国第一、诺奖有份,甚至连他个人在共产国也重要到了共特要专门在他家对
面安排一家人全天候地监视他!本人以为,为了推销书,文学上吹吹倒也难免,问题
是这位在中共国十多年连屁也没敢放过一个的官办法学院院长刚到海外就俨然以
拾民运残局姿态准备咸与民运了,甚至还故意放风说什么中共最担心袁红兵分
析民运现状的一篇未完成文件云云。
  然而可惜的是,袁红兵牛皮吹得太大,结果马上就惹来了不少人反感,甚至在民运
内部也有诸多批评。由此可见,用牛皮帮助多卖点书倒比较容易,但搞政治光靠胡吹
海吹是绝对不行的。
 
  海外民运秀逗高手第二位:任不寐 
 
  要说吹牛,任不寐先生本不如袁红兵;但要说作秀,任不寐也不比高寒更拙劣。不
过,要说谁最善于在短期内迅速通过所有可能的手段在民运圈中抬高自己的地位,那
么还真的非这位任先生莫属了 ---- 你看,他移民出国不过几个月,从被邀请参加九
评研讨会、真正开始参加民运活动算起,也不过几十天的光景,竟然能在传媒面前精
心地给自己设计出许多或明或暗的光环! 
  任先生作秀的特点是高智商、全方位,参加一个几十人的公开活动,就一定要发表
什么在某某集会上的公开演讲,甚至还提前发表座谈会发言稿(拟稿),给
人以自己特受尊崇、十分活跃的印象。
  任先生明明是在帮民运主持议报论坛,可就非要马上将之改称为不寐论坛
,甚至还要用个人虚拟网站名义和其他实体组织名称共同列名为某个活动的发起方
,以便他巧妙地宣传任不寐这个名字。
  国内余杰等被捕,任先生偏要特意强调:你们怎么可以抓我的朋友,似乎唯恐
别人忘了他任不寐在大陆的风光。尤其是最近几周,任先生更连续发起一些惊人
哗众取宠的活动,比如要求在天安门广场国葬紫阳或者诉中()国政府破坏环
等等。他明知这类抗争绝无成功可能,但每次却还要特别突出自己第一、第
二的排名地位,甚至更不忘把胡平、王丹等一干老民运放自己后面。 
  不过,仅仅这些作秀小动作还算不得什么,任不寐先生最高明的一还是
德秀,因为他居然动不动就说什么中国民运的问题主要是道德问题,应该搞什么
道德重建云云。然而,任不寐本人究竟道德水准、民主修养如何呢?看看他在
寐论坛中是怎么排斥异己、打击他人、用专制手段不许别人批评自己,就一清二楚
了! 
 
  * 海外民运秀逗高手第一位:草庵居士
 
  大家看到这个名字可能会发笑,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偏要以和尚尼姑庙里的居士自
称,一个有心批判老共的人物,竟然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不过,我把草庵兄排
到第一位却另有道理:他的作秀不仅有民运名人秀、而且还同时包括了成功商
人秀魅力男士秀高干密友秀八岁来美秀。说白了,草庵居士可
谓是全方位包装、滴水不漏。
  事实上,草庵的作秀包装原本十分拙劣,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轻易上当,但绝
就绝在人家真正做到了拥有一张绝对不怕任何批评、怀疑、甚至揭露的做秀厚脸皮
,结果硬是被居士先生扛到了现在。
  尽管,在金饶如先生去世前后突然冒出来的这个草庵居士,因其拙劣而又赤裸裸地
撒谎作秀在中文论坛沦为笑柄,而且在随便什么论坛上都可能被人羞羞脸,但他还是
得到了海外民运大佬的青睐,一些民运传媒也跟着竞相吹捧草庵是著名的XX
  现在,草庵不仅可以以经济专家身份和任不寐一样发一整批大会演讲稿
来卖弄,而且还可以和一大群民运名人共同名列保障人权同盟的发起人,跻身于
民运领袖的行列!
  当今的海外民运圈,浮夸作秀的成本就是这么低,反之,可能的收益却是意想不到
的具大。草庵同明显具有作秀基础和资本的其他五大民运秀逗高手相比,超出他们的
地方就在于,充分认识清楚了作秀可以一点脸皮不要。就冲这一点,草庵兄名列民运
第一秀逗实在当之无愧。
  不过,凭草庵之后某些民运秀逗的急功近利势头,如果给他们以草庵一样的自我炒
作时间,还真的说不准人家会把自己包装成啥样子呢。这不,眼看着任不寐就快成为
基督教道德反思的典范、袁红兵就快成了华人世界第一牛的作家和民运战略家了。说
不定到了明年,草庵居士就得让出第一秀逗的宝座来啦! 
 
                                      二月二十日传送、本刊略作文字调整

 


上两条同类新闻:
  • 金正日孤注一擲究竟圖的是什麼?核武器給朝鮮帶來什麼好處?
  • 中時電子報:美國有史以來最大宗房產54億美元成交